琉璃

黑塔厨,英厨,米厨,腐女,蜜汁写手一只,一点都不高产,擅长写虐和唯美风,如果喜欢我的文章,就请不要犹豫关注我哦~(ಡωಡ) (buni)
b站ID:英国绅士-亚瑟,我在这里有发文也有语c_(:з」∠)_(求关注)

【APH】【味音痴】恩赐

我不懂神为什么要把孩子降在我的身体里。虽然我是一个贵族,是他的信徒,但我是个男人,之后的事我绝对不敢去想了。
  我更不确定这究竟是不是宠幸,他住在我肠胃与皮肉的中间,只要一有动静我便会痛苦万分,甚至会有一刀往自己肚子里捅的想法。但我实在无法实现,不仅仅是为了不违逆神,更是为了一种奇妙的幸福感。
  这个孩子,他在我的肚子里慢慢变大。
  “少爷,早饭已经为您准备好了,需要我端过来吗?”仆人轻声问道,“离日子足够不远了,我觉得您还是不要太多活动……”“谢谢,不用了。饭厅我能过去。”亚瑟回答。“那我扶您?”“嗯。稍微一下吧。”
  他的名字是切塞尔,我很喜欢这个贴身仆人,虽然是男人,做事却十分细心妥善,知道我的事后,也没有丝毫的偏见,一直如同往年一样照顾我的衣食起居。
  亚瑟把手搭在自己的肚子上。
  “还剩一个月了呢,有些害怕也有些期待吧。”
  不管神明大人是怎么想的,我都会信任他,也许我的命现在就在他的手里。这孩子并不是人类,是圣子,但不是那位神明的孩子,却是很重要的存在,神这么对我说了,并叫我好好护他。
  用完早餐,亚瑟便到了阳台上透透气。
  今天的天气很好,万里无云,一眼望去,蓝天下面就是非常清晰的绿树青山。
  “神明大人,时间快到了,请保佑我,不论怎样,我也深爱着肚中的圣子。”亚瑟将双手放在胸前,默默做着祷告。突然圣子活动,亚瑟只得先回床上躺着,非常痛苦却又不敢用力捂肚子。
  “比以往……都要来得……猛烈呢……咳咳!”亚瑟大咳了两下,手上竟遗留了血,“咳血了啊……我真的会没事吗……”
  为什么……这样的恐惧感……
  他终于安静下来,亚瑟擦了擦汗,呼了口气。
  半个月后。
  “少爷,今天状况怎么样?”切塞尔问。“嗯,我还好,暂时没什么事。”亚瑟回答。
  “今天……天气真怪呢……”
  亚瑟看向窗外。外面乌云密布,黑压压的简直如同夜晚般。
  “别担心了,马上就会放晴的~”切塞尔笑着说。“但愿吧,我可不想有什么坏事发生呢。”亚瑟小声答道。“你先去忙你的吧。”“好的。”
  亚瑟从床上下来,突然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肚子貌似大了不少,看起来似乎已经是极限了。突然,一阵强烈的恶心袭来,亚瑟马上取出床下的木盆接着狂吐起来。
  “骗……骗人的吧……”亚瑟的瞳孔缩到了最小,脑袋里的那个想法已经十分清晰。劲头过后,亚瑟本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应该不会,却被再次突如其来的疼痛伤得深刻明白了,他竭尽全力地朝门外喊……
  “切……切塞尔!匕首!啊……”
  切塞尔反应灵敏,很快就跑了过来,拿着一个金色的匕首。
  这是神赐给他的,用来迎接圣子的。
  “神啊……我究竟应该怎么做……”亚瑟眯着眼,颤抖的右手紧握着黄金匕首。
  “切塞尔……你先离开一下……”
  “嗯……”
  仆人离开了,现在房里就剩下我一个人。身体已经是支离破碎了。
  不可以犹豫啊……
  亚瑟望了望远方黑压压的天空,接着闭上双眼,把胸前的金色十字架咬在嘴里。
  匕首小心翼翼地插进肉里,血肉暴露空气中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差一点点就会失去意识,我划了很大的一个口子,血液瞬间淌下染红了双腿,那只小手立刻觉察到了光明,不停地摸索着出口的位置。
  此时神悄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后,身披着白袍,他的手慢慢伸进了我的身体里,圣子被安全地取了出来。一滴从嘴唇渗出来的血滴在十字架上,又顺着刚巧滴在圣子心脏的位置上。
  大量的出血使我晕了过去,只隐约看见了那个新生命眸中的颜色……
  是天空的颜色呢……很清澈……很温暖……
  我以为我就会这么死去了,但我没有,我感受到了无上的喜悦,因我所信赖的神及时救起了我,治好了我的伤。
  我恢复意识后,神把我叫到他跟前,他的怀里抱着金发蓝瞳的健康,干净的圣子。
  不知为何,有一种奇妙的幸福感涌上心头,使我怎么也止不住激动的泪水。
  “亚瑟,我本想把这孩子带走,不过……”神看着亚瑟和怀中的圣子略有所思,“他和你有缘,我想即便是我也分不开了呢……”
  “欸……”亚瑟一脸震惊地看着神。
  “我现在就将这圣子归还于你,因他也深爱着你。”神说道,转身便消失在了光里。
  天空放晴了,那广阔的蔚蓝色是最清澈的,最温暖的颜色,云如同往常一样慵懒地趴在上面。
  亚瑟微笑着看着怀中的婴孩。
  现在的我,简直就像女人一样……那样的感觉……绝对,绝对不会错吧……是一种恩赐……
  阿尔弗雷德·F·琼斯,这便是我给你取的名字。
  亚瑟不知不觉竟又有些想要流泪了,但他实在是没什么力气扇自己一个清醒的巴掌。看着怀中睡得香甜的阿尔,不知该怎么办,只是在其眉间轻吻了一下。
  我也爱你,阿尔。
  十年后。
  “喂!琼斯!你所谓的“母亲”怎么是个男人啊~果然他和你一样都是……”
  “你不可以这样说我的母亲!”
  亚瑟刚好经过了,阿尔立马跑过去,紧紧搂住他的腰,
  “我的母亲,亚瑟他,是让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圣物,神告诉我说他为了我承受了无数次痛苦……”
  挑事的男孩陷入了沉默,接着没做声地跑开了。
  “我们回家吧。”
  “嗯!”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