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

黑塔厨,英厨,米厨,腐女,蜜汁写手一只,一点都不高产,擅长写虐和唯美风,如果喜欢我的文章,就请不要犹豫关注我哦~(ಡωಡ) (buni)
b站ID:英国绅士-亚瑟,我在这里有发文也有语c_(:з」∠)_(求关注)

【APH】【米英】红玫瑰

美丽的,晴朗的夜晚,星星挂在空中,缠绵的钢琴声在城堡四周飘荡着,琴声是优雅的,后花园是静谧的,月光洒在玫瑰丛上,蓝色是永恒,黑色是恶魔。
  在长满爬山虎的围栏旁,却有一朵红玫瑰独自闪着光辉,它的颜色比任何一朵花都要美丽,在月光的呵护下颇有神秘的气质。
  后花园的主人是一个十九岁的王子,有着一双无比清澈的眼睛,里面是天空的颜色。
  有一天他散步于后花园里,走着走着,却发现了有一个陌生人在这里,便停下脚步悄悄隐蔽起来观察。
  那人突然转过身,一双美丽的,深邃的绿色眼睛对上他的视线。
  怎么会有啊……这样的……
  那种最善良和圣洁的祖母绿色,就像细细打磨后的绿宝石一样闪着光辉,也是他已故母后眼中的颜色。
  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吧……
  阿尔弗雷德走上前。
  “那个……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阿尔问。那人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摇着头,突然又拽阿尔到了花园内的一个沙坑旁。
  他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在沙面上写道:
  “亚瑟·柯克兰”
  “这就是你的名字吗?”阿尔问。亚瑟点了点头。“你……说不了话吗……”阿尔因亚瑟的沉默感到纳闷。亚瑟点头。“是吗……”阿尔有些吃惊,“那么,亚瑟先生,你可以做我的朋友吗?”亚瑟愣了一下,随即答应。“那明天下午两点,我有东西给你。”
  第二天下午两点钟,亚瑟早已在花园等候。
  “给,这样就可以更方便与人对话了。”阿尔递给亚瑟一个挺厚的空白本子和铅笔。亚瑟愣了一下,随即笑着缓缓接过它们。“那么,我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你呢!你是从哪儿来的?”阿尔盯着亚瑟的脸问道。“我……我不能告诉你。”亚瑟皱了皱眉,在本子上写道。“欸……那好吧。你对这里熟悉吗?”亚瑟摇摇头。“那……我带你逛逛这里吧!我是这个国家的王子哦,任何事情我都能做得到~”阿尔抓住亚瑟的手臂。亚瑟点点头。
  美好的晴天对于伦敦便是幸运的象征了。今天的确是个大晴天,又因为正值春天所以不会感到炎热,人们都喜欢在这样好的日子里出来走走,逛逛集市,买些东西。一路上,百姓们都纷纷向阿尔行礼,即便是没有文化的粗人也对他十分尊敬。一路走着,一个又一个目光扫过亚瑟。
  “说实话相比皇室成员的身份,我还是更想做个平民百姓,这感觉真令我不自在呢~”阿尔感叹道。“刚才才想到一个超级美的地方,可惜太远了,今天忘记骑马出来,明天带你去吧!”阿尔笑着说。“好的,我很期待。”亚瑟回答。
  就这样,两人在集市里奔来跑去,吃了各种各样的美食,了解到了各种新鲜事。亚瑟茫然而又充满好奇地看着这一切,包括这个对他十分温柔的人。
  夕阳西下,天色渐渐变暗,金色的细碎阳光浮在波荡的海面上,船只一艘艘都归来了,街道上的人们也纷纷四散开回到家中准备晚餐。
  他们也都很疲劳了。
  “我想是时候该回去了……”阿尔伸了伸懒腰,“冒昧问一下你的住所是?我想如果我要找你会比较方便……”“抱歉,我还是不能说……”亚瑟拿着笔在纸上写了许多个字,“我是这么想的,如果有什么事的话,请在之前与我约好,我一定会在你的后花园里等你。”“这样啊……那好吧!明天早晨七点钟,我要带你去那个地方,超级美的!”阿尔兴奋地回答道。
  次日早晨,亚瑟果然准时地赴约了,他坐上阿尔的马,去到了那个地方。
  风非常非常地温柔,映入亚瑟眼帘的是……天堂呢。
  “就是这里了呢……”阿尔扶亚瑟下马。“自很小的时候,一次偶然发现了这个地方,很美很美,直到现在我也仍这么认为。”“这里……我的……我的家乡……真像呢……”亚瑟说。“欸?亚瑟的家乡,也是这样美的地方吗!”阿尔问。“是啊,那里是个非常美的地方呢……”亚瑟抱着写字本,看向远方的蓝天,“那里有没有边际的草原,大片大片的鲜花,可惜,方圆百里,只有我一人。”“一个人很寂寞吧……”阿尔看着他。“还好吧,我已经习惯了,总觉得,我在那里生活了好久好久,仿佛时间过去了几千年……”亚瑟说。“哈哈,怎么会啊,你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呢!”阿尔愣了一下,打趣道。亚瑟没有说话,只是笑笑。
  两人度过了一个很惬意的早晨,尽管亚瑟说不了话,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什么。
  “啊,是时候回去了呢……”阿尔说,“中午请到我的城堡里用餐吧,我准备了很多。顺便,我很想亲自看看你的家乡。”“好的,我会考虑的。”亚瑟笑着回答。
  阿尔弗雷德,对不起,我可能没有办法带你去那里了呢……
  中午,享用完丰盛的午餐。
  “拜托了,月亮,别让我回去,我喜欢这个世界。”亚瑟与阿尔道别,回到后花园,看向天空,那个太阳挂着的地方,晚上就是月亮了呢,虽说有一天,他终要回到那里。
  日子一天天过去,阿尔一直很乐意找亚瑟玩,这大千世界,他总觉得亚瑟不是在这其中的一个,很奇妙的,说不出来的感觉,只觉得他,很特别,很特别……
  不知不觉,在不被察觉的阿尔的内心深处,爱情的花种冒出了新芽。
  某天的深夜。
  “呃……”阿尔突然起身,“梦,好奇怪的梦……”
  梦里的亚瑟在皎洁的月光下,对他说“对不起,我要回去了,回到月亮上去”什么的,然后就消失……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梦到他……”阿尔呆呆地盯着天花板,“说实话,他的身世一直都是个谜,可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不想去过问……”“我记得小时候,母亲说过,“如果总是梦见某个人,你又不拒绝的话,那么你一定是喜欢那个人了呢~”我是,喜欢亚瑟吗……”阿尔望着窗外的明月沉思。“塞莉亚母亲,我好像有些疑惑了呢~”
  一天晚上,阿尔在钢琴旁踱来踱去,似乎是在纠结着什么。
  “这首《绿袖子》,说实话是我最擅长的曲子……”阿尔想,“亚瑟到现在还没有过来,会不会是不愿意啊……”
  突然一只白皙的手搭上阿尔的肩膀。
  亚瑟过来了。
  “啊啊,终于!”阿尔说,“那么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亚瑟点头示意。
  阿尔轻轻坐上钢琴椅,音符从指尖蔓延开来。
  今夜的月亮依旧是美丽圣洁,虽然正值夏天,但还是能感受到,当月光透过彩色琉璃窗晾在黑色钢琴上的那种冰凉的温度。
  《绿袖子》,讲述的是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
  曲子还未弹完,亚瑟的哭声却终被阿尔听见了……
  “欸?!怎么了?为什么要哭……”阿尔看着面前这个金发男人。他的双眼通红,牙齿紧咬着下唇,视线直直地向月亮高挂的地方望去。“没……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事……”亚瑟用微微颤抖的手往本子上写着。“啊,这样啊……”阿尔看着他,“那别哭了吧,就当是我求你。”“嗯,没事……我没事的。”亚瑟抽噎着渐渐调整呼吸,用袖子擦了擦眼泪。“那么,你觉得,我刚才弹的曲子怎么样?不过我可不是作曲者呢!”阿尔问。“嗯……很美,抒情中透露着悲伤,应该是一首很有故事的曲子吧,可惜我没有听过作曲者弹的,无法指出什么呢……”亚瑟说道。“啊啊……是呢,的确,他讲述的……”阿尔说,“是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呢……”
  两人的影子投在地上,气氛有些凝固,但一点都不感到害怕呢。只要亚瑟现在还在这里,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夏天渐渐过去,秋天轻轻悄悄地踏着步子来了,秋天的话,阿尔最喜欢枫树了,不过他的后花园里并没有枫树呢,所以他总是要到外面去看枫叶,很多公园都有一排排的枫树,那样的风景,很能使人安静下来。
  亚瑟仍是什么都没有告诉阿尔,他到底是什么人,从哪里来都是个谜,也不知阿尔是怎么跟他这样亲密相处这么久的,真是少见的王子殿下。
  只是,这一个凉风习习的秋夜,一切都变了……
  “阿尔弗雷德……”亚瑟突然出现在埋头处理文件的阿尔面前。“啊啊,亚瑟,有什么事吗?”“能不能……跟我去一下你的后花园……”亚瑟问。“嗯?好的。”
  阿尔被亚瑟叫下来。
  “阿尔弗雷德……”亚瑟突然张嘴说话了,“果然,这一天还是来了吗……”“欸?你……能说话了吗!”阿尔看起来非常的吃惊。“对不起,我要回去了,回到月亮上去……”亚瑟低着头。“回去?月亮?怎么回事……”阿尔愣住了。“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不应该说,我不是这个地球上的。”亚瑟解释道,“我也不是人类……”“啊……怎么会……请告诉我,告诉我这一切!”阿尔迫切的追问着,强烈的不好预感充满了他的大脑,他几乎急得要哭出来。“好的……”亚瑟平淡地回答,“我本是月亮上的唯一一棵生长着红玫瑰的巨树,因受到月亮的加护存活了几千年得以拥有人类的形态。可有一天,不知道因为什么,我身上的一朵红玫瑰无故掉了下来,一直往下坠,我的灵魂是平均分配给每一朵玫瑰的,所以,它带着我来到了地球,来到了你的后花园里,然后,我遇到你,自来到地球后,就突然说不了话了,大概是因为脱离本体的原因……”“养育我的月亮,她现在一定在非常急切地寻找着我,她今天真的是找到我了,我被迫要回去,果然,再怎么变成人类的样子,纵使拥有双腿,也走不出月球……”亚瑟说着说着,泪水在他的眼眶里打转着,“但是……但是……这个世界,无论如何我都一直深爱着,尽管我来这里只是一个偶然,但我仍这么奢望过,能一直生活在这里该多好……”“亚瑟……”阿尔呆呆地望着他,“真的要走了吗……”“是啊,马上……看,我在这里的身体,已经开始消失了呢……”亚瑟指了指自己的双脚——他们已经回到月亮上去了。“那……至少……我……我有话想对你说!”阿尔再也忍不住了,他哭了,因他想起了一件事。
  亚瑟,我爱你,怎么会有这样的真相啊……为什么……
  阿尔沉默着。亚瑟静静地看着他。突然,在玫瑰第一片花瓣凋谢的时候,他扑了过去,吻了亚瑟,紧紧地抱着他。
  “亚瑟,我爱你!可是……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阿尔的眼睛暗淡了……“我也是。”“诶?”阿尔看着亚瑟。“那别哭了啊,就当是我求你。你这么对我说过的吧……”亚瑟强忍着不停滴在衣领上的泪水,明明是在劝别人不要哭,可是这可恶的眼泪,似乎是饱含了最深切的痛苦,怎么擦都擦不干净呢……
  “喂!等……等等!”
  “阿尔,对不起,再见……”
  红玫瑰的最后一片花瓣随着亚瑟的泪水滴落在地上。花儿曾经的优雅与美丽,仿佛就在昨天……
  阿尔直直地站在那里。
  “梦境……那个梦境,原来就是这样的吗……”阿尔望着遥远的明月,“我现在,该用什么语言形容自己呢……”
  我仿佛失去了,所有,所有……
  在一个美丽而又悲伤的秋夜,阿尔独自一人站在花园里,迎面而来的微风摇动树叶沙沙地响,在这个美丽的月夜,永远只留下他一人……
  那个我深爱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吧……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