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

黑塔厨,英厨,米厨,腐女,蜜汁写手一只,一点都不高产,擅长写虐和唯美风,如果喜欢我的文章,就请不要犹豫关注我哦~(ಡωಡ) (buni)
b站ID:英国绅士-亚瑟,我在这里有发文也有语c_(:з」∠)_(求关注)

【APH】【米英】不会忘记

亚瑟·柯克兰,一个并不出名的作家。
  有一天,他偶然遇到了大学生阿尔弗雷德·F·琼斯,两人深深堕入了爱河……
  直到有一天,两人因为一次意见的严重分歧,亚瑟失去了惯有的理智,意外在外面出了车祸,头部受损,现已完全失忆。
  到现在已经是有三年了吧,亚瑟的记忆仍没有恢复……
  我,弗朗西斯,亚瑟的损友。虽然以前的那个死眉毛经常跟我斗嘴,但我现在还是在他身边照顾他……真是……不认识路了还要我这个来伦敦没几年的法国人带路……如果可以哥哥我还是想让他现在,马上就恢复记忆继续精神抖擞地跟我较劲呢……
  唉……阿尔弗雷德那混小子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在亚瑟失忆后没几天就跑回纽约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过。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想是马修过来了吧……”弗朗西斯想,走去开门。
  “阿……阿尔弗雷德!!你竟然……”弗朗西斯大惊,“你知道亚瑟现在多需要你吗!”“冷静!弗朗西斯。我知道我走得匆忙。现在,请听我说一些话。”阿尔弗雷德一脸严肃地说。
  “啊,果然是这样啊……”弗朗西斯点了根烟。“可是你就真的忍心让亚瑟这么等下去吗?他的记忆到现在还没有恢复呢……”弗朗西斯又说,“不过能看得出来,他还是很爱你,他对照片上的你好像有反应,所以你这混小子,这次回来,不管有什么事情,都必须等亚瑟的记忆恢复后在走哈!要不哥哥我绝对不原谅你!”“放心吧,我都明白的,亚瑟的记忆要是不恢复,我又怎会抛弃他呢……”阿尔弗雷德回答。
  “他现在在哪里?”“床上。”“好,我现在可以过去吗?”“可以,但我得跟你一起去。”
  “那个……亚瑟,这位是阿尔弗雷德,你的恋人。”弗朗西斯对亚瑟说。“你好,我的全名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我能在这里和你聊一会天吗?”阿尔接着说。“啊,可以。”亚瑟合上手中的书答道。“那,哥哥我先出去了,你们慢慢聊吧。”弗朗西斯说道,随手轻轻关上了门。
  “你好琼斯先生,我一直对我床头柜上摆的金发男人的相片感到很熟悉,这下看来好像就是你,刚才弗朗西斯说你是我的恋人,是真的吗?”亚瑟呆呆地盯着阿尔弗雷德的眼睛,后知觉那清澈蔚蓝的眼睛好像在哪里见过。“是啊,是真的。”阿尔回答。
“那我们,以前很相爱吗……”亚瑟有些震惊,但单看这双眼睛,总让他感觉有一股莫名的亲切感,于是又问。“是的,一直都是。我爱你。”阿尔耐心地回答。
  “那为什么,你没有在我的身边照顾我呢……”亚瑟并不明白,为什么此时此刻眼泪会挂在浅浅的眼眶上。“我……”阿尔被哽住了,“想听听吗?你失忆之前的一件事。”“好的。”
  “那是一个疯狂的雷雨交加的夜晚……”
  三年前。
  “你还是不肯听我一句吗……”亚瑟用沙哑的声音问道。“……亚瑟,我想这件事实在……”阿尔生气着,拳头紧握着,但却莫名被一股力量沉默了语言。“我现在要从这里出去一下……”
  说着,亚瑟跑了出去,没有带伞,外面下着暴雨……
  阿尔呆住了,大概是他太过幼稚,或又是他真的还未了解亚瑟,他竟然是如此冲动的人!
  可外面的雨吓得那么大,万一……
  阿尔拿着雨伞飞奔了出去,此刻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到处都找不到亚瑟!
  正当他焦头烂额的时候,偶然目睹了一个交通事故……
  亚瑟,他,出事了……
  为什么,我这是在干什么……
  阿尔迅速叫来了医车,结果还是没能躲过最糟的结局……
  这一切都来得太快太快了……
  阿尔感到万分愧疚也对此不能面对,于是在不久后去了美国。她想一个人冷静冷静。一去就是三年,在没有回来。
  “故事结束。对不起。”阿尔说。
  “琼斯先生……阿尔……我好像……呃……”亚瑟突然抱住了头。“啊!是不是想起了什么!”阿尔兴奋地问。“我不知道……请把……请把我的日记给我,在书房木柜的抽屉里……”亚瑟断断续续地说着。“好好好,我去。”
  亚瑟翻看着日记。
  “哈……这些是……”亚瑟对从前的自己有些不敢相信,“嘶……脑袋又开始……阿尔……阿尔弗雷德是我的……我……BAKA!他……他是我最爱的人!我这辈子都不会后悔……”“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人……”亚瑟顿时想起了一切,他的朋友们,他爱过的,恨过的一切……
  两行盈满激动与悲伤的泪水顺着亚瑟白皙的脸颊滑落下,滴在三年前的最后一篇日记上,晕在属于与他们两个人的文字上;滴在他无人可触碰的尘封记忆的箱子里,顿时被爱情啪得一声打开,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BAKA!为什么现在才回来!阿尔!”亚瑟埋怨道,“要是我真的……真的就这样永远想不起来了怎么办!”“哈哈记忆恢复了就太好了,我可不想重新跟你谈一场恋爱。”阿尔看着面前这个还是跟三年前一样的亚瑟,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好。“啊可恶啊……”亚瑟说,“才……才没有感觉更好了呢!”
  伦敦冬日的暖阳从窗户透进来, 照在冰冷的床上。
  “三年过去了,如今的你还会喜欢我吗?”
  “那是当然的啦,一直都是。”
  “切,我也是啊……BAKA……”
  “啊果然说情话什么的好肉麻啊超不擅长的!”
  “跟三年前一样,冲动,幼稚的小鬼一个。”
  “呐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