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

黑塔厨,英厨,米厨,腐女,蜜汁写手一只,一点都不高产,擅长写虐和唯美风,如果喜欢我的文章,就请不要犹豫关注我哦~(ಡωಡ) (buni)
b站ID:英国绅士-亚瑟,我在这里有发文也有语c_(:з」∠)_(求关注)

【原创】无果

“唉……那个家伙,自从她死了后就一直郁郁寡欢的……”亚瑟靠在巨大的书架上,“对了!我记得我好像有收藏过复活死人的卷轴……是在哪儿呢……”“啊……不在这儿……”
  亚瑟把整个图书馆都翻了个遍,终于找到了那捆卷轴,已经很旧了,旧到边角有些烂掉了,不过上面的字还是能辨认得出来——上面写着复活死人的方法,虽然不是最完美的,但实际实现也是十分危险。
  这是禁忌来着吧,复活人类什么的……
  亚瑟小心地摊开卷轴,过程很繁琐,需要一些材料,一些药水,使用者的个人因素,还有……
  使用者的眼睛。
  “成功率也不是百分百的呢……”亚瑟喃喃着,“不过,还是试一下吧,可能有些困难呢……”
  “山羊角细粉、无根水、雪莲、天堂鸟花瓣……”亚瑟数着自己搜集来的材料,“然后就是……这两剂药水。”“接下来该怎么办呢?要我这双眼睛……”
  所有东西都已准备完毕,只是……
  “没有什么比较好的可以减轻挖眼之痛的方法啊,这样下去只能……直接拿刀。”亚瑟触上自己的眼角,“真是惨痛的代价呢,但似乎比起他的痛苦来看……还是可以一试的。”
  锋利的闪着银光的匕首毫不犹豫地刺进眼眶,鲜血喷溅出来……
  “呃啊……斯……头好疼……”
  幸亏是有高效的止血药,要不可就危险了呢。
  “看来我得先处理一下空缺的位置……”亚瑟紧闭着眼。“里面空空如也,一旦睁开眼睛让内部接触到空气便会剧痛不断,还有一些其他的隐患,如果不小心……”他想着。“对了,也许我可以把它们缝起来,啊,听起来真痛呢,不过我都做了这么傻的事情了。”
  针系着黑色的线,刺入,拔出。可以说,亚瑟的手全程都是颤抖的,他无法形容他现在所承受的痛,但无遗有是他心甘情愿的,可回过头来又觉得自己有点傻。
  “好了,接下了只要再蒙上布条就好了,赶快去准备那边的东西吧!”
  “现在就差贞德的尸体了,不过我一个人会不怎么方便……叫弗朗西斯弄过来吧。”
  因为经常联系,亚瑟已经用手记下了电话号码。
  “喂,弗朗西斯,虽然很冒昧,请把装贞德的棺材带到我地下室来。”
  一会儿后,弗朗西斯一脸懵地搬来了棺材。
  “亚瑟,你要贞德的尸体做什么?”弗朗西斯问,“不会……啊你的眼睛怎么回事?”“我……有什么事情待会儿再说。叫你来是因为,我找到了可以复活贞德的办法。”“欸?——真的?!那要怎么做……”他神情激动。“把她的棺材放到那个魔法阵那里,我这里已经准备齐全。”“好。”
  “祭台上的眼睛……是谁的……”弗朗西斯凝视着那对血淋淋的眼球,祖母绿已经失去清澈。“难道……亚瑟你!”“让我看看!”弗朗西斯扯下亚瑟覆在眼上的黑色布条。
  自眼角延伸的血流过的痕迹说明了一切。
  “亚瑟,那难道是……你怎么会……”弗朗西斯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万万不敢相信。“唉,的确是瞒不住。这个复活咒语需要使用者的眼睛作为祭品。”亚瑟解释道,“但是弗朗西斯,我想,这跟你的痛苦相比,不算什么吧。”“你怎么能这么说!虽然我们平时很喜欢互掐什么的吧,但是……你怎么能这么傻啊!”“……”亚瑟沉默。“事已至此,开始吧。”亚瑟摸索着走向魔法阵。
  “掌管死界的哈迪斯啊,我用恶魔的信物和我的光明与你交换,让飘散的灵魂回来,我要圣女贞德的灵魂,并复活他的身体……回!丢失的灵魂!”
  绿光包裹着贞德的尸体,灵魂从天而降,注入尸体,渐渐,骷髅长出皮肤,头发,产生血液,器官,跳动的心脏。
  “弗朗西斯,帮我看看怎么样了?”“成功了,算是吧……脸没有恢复。”弗朗西斯回答。“啊……为什么……”亚瑟纳闷。
  “我这是……”贞德醒来,“弗朗西斯先生?!我这是……我不是已经死了吗……”“贞德,能看得见我吗,所有感官都正常吗?”弗朗西斯惊喜地走上前。“是的,就像还活着以前一样,可我记得我已经死了啊……”贞德回答。“是的。但,亚瑟复活了你。”“亚瑟?”“贞德,我希望你没有恨我……”亚瑟小心翼翼地过来。“怎么会,坑陷我的是大不列颠,而不是亚瑟先生吧。”贞德笑着说,从语调可以知道她在笑吧,毕竟面部无法有表情波动。“谢谢……”“亚瑟,你这样真的不要紧吗……”弗朗西斯转身问亚瑟。“亚瑟先生怎么了?”贞德问。“他……为了复活魔法实现,祭献了自己的眼睛。”“怎么会……”“没关系,我只是看不下弗朗西斯那个样子……”亚瑟微笑着回答,“对了,贞德,很遗憾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你的面部没能恢复,所以出门请务必戴上这个面具。”“哦……不管怎么样,亚瑟先生,谢谢你。”贞德戴好亚瑟递给她的面具。“贞德,跟我出去一下。”弗朗西斯说。
  两人回到巴黎。
  “弗朗西斯先生,为什么要复活我?”贞德问。“贞德……我爱你。”弗朗西斯说。“欸?弗朗西斯先生……”贞德被惊到了,“这……这怎么行呢,我是人类啊,总会有……”“啊……我就知道……”弗朗西斯低着头。“但,如果弗朗西斯先生不介意会有那样的痛苦的话,我愿意接受你的心意!”贞德笑着。夕阳很美,可惜再也看不到她的脸。“欸……贞德,谢谢你,还有……叫哥哥我弗朗就好了~”弗朗西斯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啊……弗……弗朗,啊,果然很别扭呢……”贞德别过头。“哈哈没关系没关系,贞德往后就是我的恋人了吗?”“嗯……嗯!”
  再有圣女的巴黎,只为弗朗西斯一人而变得更加美丽。
  另一边伦敦,亚瑟的地下室。
  “呼,弗朗西斯会很高兴的吧。”亚瑟摊在沙发上。“不过,一直很在意,为什么只有面部没有恢复,那个边角残缺的卷轴,会不会有什么内容在残缺的部分……希望不会有什么事啊……”“亚瑟先生!”一个少女的声音传来。“哦?是妖精小姐啊,怎么了?”“亚瑟先生,你看不见了,真的不要紧吗!”妖精小姐在亚瑟身边急促地飞来飞去。“啊……我也不清楚了,也许我真是有些莽撞了吧,但也是没有其他办法……”亚瑟扶额。“亚瑟先生……那我需要变成人类照顾你吗?”“啊?随便你啦……”“亚瑟先生刚刚是傲娇了吗~”“呀!才没有呢!”
  几个月后,两人举行婚礼的前几日。
  “弗朗,婚礼打算邀请谁呢?”贞德问。“嗯,其实我是不想邀请任何人的,如果真要的话……”弗朗西斯思索着,“果然……还是他吧。”
  “欸?要我去?我都已经看不见了……”“亚瑟……不管怎么说,总是一个见证吧~”“啊……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什么地方?”“巴黎圣母院。”
  当日。
  “这里是……圣母院!我们要在这里……”贞德问。“是的。我觉得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好。”“啊……我以前很喜欢来这里呢~”少女笑着。
  “弗朗西斯,”亚瑟受妖精小姐搀扶过来,“如你所见,我来了,祝你幸福!”“哦?来得挺早呢,旁边的是……”弗朗西斯看向妖精小姐。“妖精小姐。”“啊!是这样啊……那烦请妖精小姐在外面等候可以吗?”“可以,弗朗西斯先生。”
  婚礼进行时。
  “弗朗西斯能够幸福,真好呢……”亚瑟默默想着,“我还是……”
  突然,贞德的身体出现了裂缝……
  “呃啊……身体好疼……怎么回事……”贞德痛苦地蹲在地上。“什……亚瑟!”“怎么了?你看见了什么?”亚瑟站起来。“贞德的身体……正在碎裂……”弗朗西斯的声音颤抖了。“什么?!看来……”亚瑟滴了滴冷汗,“还是失败了,她还是要回去。”“弗朗……”贞德靠在墙上,勉强抬起头,“看来这就是命运吧,我本就是要死之人,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啊,这就不是我熟识的那个人了……”贞德将手覆上弗朗西斯的脸,“我永远爱你,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法兰西共和国。”
  阳光透过高大的窗撒在圣女的身上,带走了他的灵魂的身体。
  “弗朗西斯……对不起……”亚瑟搭上弗朗西斯的肩膀。“没有,这不怪你……”“还会感到难过吗?”“啊……”弗朗西斯哽住了,“其实本来就知道了吧,这种无缘的爱情……”“如果你能从悲伤里走出来就是最好了……才……才不是为了你呢!”亚瑟说。“欸?死眉毛才傲娇了吗?看来还挺精神的呢~”“说谁是傲娇呢!你个红酒混蛋!”
  这份爱本就是没有结果的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