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

黑塔厨,英厨,米厨,腐女,蜜汁写手一只,一点都不高产,擅长写虐和唯美风,如果喜欢我的文章,就请不要犹豫关注我哦~(ಡωಡ) (buni)
b站ID:英国绅士-亚瑟,我在这里有发文也有语c_(:з」∠)_(求关注)

【APH】【味音痴】恩赐

我不懂神为什么要把孩子降在我的身体里。虽然我是一个贵族,是他的信徒,但我是个男人,之后的事我绝对不敢去想了。
  我更不确定这究竟是不是宠幸,他住在我肠胃与皮肉的中间,只要一有动静我便会痛苦万分,甚至会有一刀往自己肚子里捅的想法。但我实在无法实现,不仅仅是为了不违逆神,更是为了一种奇妙的幸福感。
  这个孩子,他在我的肚子里慢慢变大。
  “少爷,早饭已经为您准备好了,需要我端过来吗?”仆人轻声问道,“离日子足够不远了,我觉得您还是不要太多活动……”“谢谢,不用了。饭厅我能过去。”亚瑟回答。“那我扶您?”“嗯。稍微一下吧。”
  他的名字是切塞尔,我很喜欢这个贴身仆人,虽然是男人,做事却十分细心妥善,知道我的事后,也没有丝毫的偏见,一直如同往年一样照顾我的衣食起居。
  亚瑟把手搭在自己的肚子上。
  “还剩一个月了呢,有些害怕也有些期待吧。”
  不管神明大人是怎么想的,我都会信任他,也许我的命现在就在他的手里。这孩子并不是人类,是圣子,但不是那位神明的孩子,却是很重要的存在,神这么对我说了,并叫我好好护他。
  用完早餐,亚瑟便到了阳台上透透气。
  今天的天气很好,万里无云,一眼望去,蓝天下面就是非常清晰的绿树青山。
  “神明大人,时间快到了,请保佑我,不论怎样,我也深爱着肚中的圣子。”亚瑟将双手放在胸前,默默做着祷告。突然圣子活动,亚瑟只得先回床上躺着,非常痛苦却又不敢用力捂肚子。
  “比以往……都要来得……猛烈呢……咳咳!”亚瑟大咳了两下,手上竟遗留了血,“咳血了啊……我真的会没事吗……”
  为什么……这样的恐惧感……
  他终于安静下来,亚瑟擦了擦汗,呼了口气。
  半个月后。
  “少爷,今天状况怎么样?”切塞尔问。“嗯,我还好,暂时没什么事。”亚瑟回答。
  “今天……天气真怪呢……”
  亚瑟看向窗外。外面乌云密布,黑压压的简直如同夜晚般。
  “别担心了,马上就会放晴的~”切塞尔笑着说。“但愿吧,我可不想有什么坏事发生呢。”亚瑟小声答道。“你先去忙你的吧。”“好的。”
  亚瑟从床上下来,突然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肚子貌似大了不少,看起来似乎已经是极限了。突然,一阵强烈的恶心袭来,亚瑟马上取出床下的木盆接着狂吐起来。
  “骗……骗人的吧……”亚瑟的瞳孔缩到了最小,脑袋里的那个想法已经十分清晰。劲头过后,亚瑟本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应该不会,却被再次突如其来的疼痛伤得深刻明白了,他竭尽全力地朝门外喊……
  “切……切塞尔!匕首!啊……”
  切塞尔反应灵敏,很快就跑了过来,拿着一个金色的匕首。
  这是神赐给他的,用来迎接圣子的。
  “神啊……我究竟应该怎么做……”亚瑟眯着眼,颤抖的右手紧握着黄金匕首。
  “切塞尔……你先离开一下……”
  “嗯……”
  仆人离开了,现在房里就剩下我一个人。身体已经是支离破碎了。
  不可以犹豫啊……
  亚瑟望了望远方黑压压的天空,接着闭上双眼,把胸前的金色十字架咬在嘴里。
  匕首小心翼翼地插进肉里,血肉暴露空气中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差一点点就会失去意识,我划了很大的一个口子,血液瞬间淌下染红了双腿,那只小手立刻觉察到了光明,不停地摸索着出口的位置。
  此时神悄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后,身披着白袍,他的手慢慢伸进了我的身体里,圣子被安全地取了出来。一滴从嘴唇渗出来的血滴在十字架上,又顺着刚巧滴在圣子心脏的位置上。
  大量的出血使我晕了过去,只隐约看见了那个新生命眸中的颜色……
  是天空的颜色呢……很清澈……很温暖……
  我以为我就会这么死去了,但我没有,我感受到了无上的喜悦,因我所信赖的神及时救起了我,治好了我的伤。
  我恢复意识后,神把我叫到他跟前,他的怀里抱着金发蓝瞳的健康,干净的圣子。
  不知为何,有一种奇妙的幸福感涌上心头,使我怎么也止不住激动的泪水。
  “亚瑟,我本想把这孩子带走,不过……”神看着亚瑟和怀中的圣子略有所思,“他和你有缘,我想即便是我也分不开了呢……”
  “欸……”亚瑟一脸震惊地看着神。
  “我现在就将这圣子归还于你,因他也深爱着你。”神说道,转身便消失在了光里。
  天空放晴了,那广阔的蔚蓝色是最清澈的,最温暖的颜色,云如同往常一样慵懒地趴在上面。
  亚瑟微笑着看着怀中的婴孩。
  现在的我,简直就像女人一样……那样的感觉……绝对,绝对不会错吧……是一种恩赐……
  阿尔弗雷德·F·琼斯,这便是我给你取的名字。
  亚瑟不知不觉竟又有些想要流泪了,但他实在是没什么力气扇自己一个清醒的巴掌。看着怀中睡得香甜的阿尔,不知该怎么办,只是在其眉间轻吻了一下。
  我也爱你,阿尔。
  十年后。
  “喂!琼斯!你所谓的“母亲”怎么是个男人啊~果然他和你一样都是……”
  “你不可以这样说我的母亲!”
  亚瑟刚好经过了,阿尔立马跑过去,紧紧搂住他的腰,
  “我的母亲,亚瑟他,是让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圣物,神告诉我说他为了我承受了无数次痛苦……”
  挑事的男孩陷入了沉默,接着没做声地跑开了。
  “我们回家吧。”
  “嗯!”

【APH】【7.4米诞】【味音痴】蓝色的梦

“亚瑟哥哥,在海上航行很辛苦的吧。”阿尔抱住亚瑟的腰。“嗯,算是吧……啊已经很晚了啊,快去睡吧。”亚瑟看了看墙上的钟。“那……今天晚上要和哥哥一起睡!在你房间!”阿尔上下跳着。“啊……好吧……”
  亚瑟无奈地笑着,任由他把自己的小枕头拿过来。
  “亚瑟哥哥的被子好香呢……”阿尔把头埋在被子里,“晚安,今天晚上一定会做一个好梦!”“好了,晚安,做个好梦。”亚瑟摸了摸阿尔的头。
  “好开心!好开心!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蓝色的梦啊!”阿尔手舞足蹈地跑到亚瑟身边。“蓝色的?怎么说?”亚瑟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嗯……不可以说呢,总之是一个很甜蜜的梦呢!我做了一个好梦!”阿尔笑着回答。“噗……不能说吗……嘛,你高兴就好。”
  小孩子真是完全不一样呢,什么蓝色的梦啊,也没有跟我说什么的完全不懂呢……
  当天下午。
“欸?日记忘了合上啊……”亚瑟看见阿尔的日记打开着,正准备帮他合上时,日记的内容让他深深地愣住了: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蓝色的梦,因为是在大海上,所以的蓝色的。亚瑟哥哥正在海上航行,突然天气变化巨大,大风推着浪潮,我梦见他没能回来,死在了那个充满未知的大海里。我害怕极了,从一开始亚瑟哥哥会比较迟回来的时候就开始担心,最后会不会只剩下我一人,最冰冷的蓝色的梦。”
  “亚瑟……哥哥……”阿尔突然推门而入。“阿尔,这就是你说的,蓝色的梦……”亚瑟拿起日记本,“只是一个噩梦而已啊,不必要这么害怕的。”“不,做不到啊,我如今所能依靠的,只有亚瑟而已……”阿尔回答,眼泪顺着脸颊划过滴在白色的衣领上。
  他的手颤抖着,紧紧地抓着身上白衬衫的衣摆,不经意揉成了一团。
  “忘掉蓝色的梦吧,阿尔。”亚瑟走上前蹲下抱住小小的阿尔,轻轻地拍着他的背,“我绝不会离开你的,永远都不会的……”
  某日亚瑟出海回航的路上,天气突然大变,风夹着暴雨,海水汹涌地翻来覆去。
  另一边的阿尔似乎有一种不好预感,便马上起身奔向港口。
  他气喘吁吁地终于到达那里,一切竟都晚了。船在之前就完全翻了,亚瑟没能获救,永远地沉眠在大海里了。
  阿尔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瞳孔缩小到极限,呆呆地望着这片仍未平静的海。
  蓝色的梦出现了……应验了……该怎么办……
  亚瑟·柯克兰!笨蛋!大笨蛋!为什么这么狠心啊……呜……
  阿尔的嗓子喊哑了,不停地抽噎着,眼睛也哭红了,有一些肿,里面的蔚蓝的颜色也如蒙上了一层雾一般。
  不想再做那样的蓝色的梦了啊,无论是谁都不想再失去了……

【APH】关于亚瑟的你不知道的三十件事(微味音痴)

1.亚瑟的甜品做得很好,只是相比自己吃,他更喜欢做给别人吃。
2.在亚瑟的料理食谱里,没有什么可以高于司康的地位。
3.亚瑟喜欢喝酒,尤其喜爱威士忌,但酒量实在不可恭维,所以一旦再多喝点的话场面就会(少儿不宜)。
4.亚瑟很喜欢安静,如果正安静地品着红茶的时候被人突然吵到他会非常生气呢。
5.亚瑟不会游泳,直到现在也不会。
6.亚瑟的视力非常好。
7.下午茶是亚瑟的必需品。
8.亚瑟是个很爱干净的人(国/家),有些洁癖。
9.亚瑟每天晚上都抱着泰迪熊入睡。
10.亚瑟家的阳台种着许多红玫瑰。
11.亚瑟现在不仅长不高了甚至还缩水了。
12.亚瑟有十六厘米,他很庆幸那里没有跟身高一起缩水。
13.亚瑟在美国的餐厅里吃过一次美国传统早餐,那份量真是一言难尽。
14.亚瑟小时候是很想留长发的,但由于真的不会打理还是不留了,只是在做海盗的时候有留点头发,然而编辫子的任务还是交给下面的人干了呢。
15.亚瑟现在是短发的原因是,因为想改头换面做个绅士之国,所以就把做海盗时的小辫子剪了,留了短发。
16.亚瑟在做海盗的时候每天都穿着一双黑色高跟靴,踩人很痛的那种,但现在自然是没有再穿了,但弗朗西斯似乎仍很期待他再次穿上。
17.亚瑟左大腿的内侧有一个玫瑰纹身,是在做海盗的时候纹的,唯独这个亚瑟现在还留着。除了他自己就只有阿尔弗雷德和弗朗西斯知道纹身的存在。
18.亚瑟在海盗时期曾跟弗朗西斯上过床。
19.亚瑟是个工 口 大使,只是他现在是个很专情的人(国/家),但当年做海盗的时候则是截然不同,甚至比现在的弗朗还要可怕,动不动和男人和女人们群 P,使用道具,性 虐,和现在的形象反差可真是大。
20.亚瑟有恋弟情结,但在阿尔独立后,似乎对感情有些犹豫了,但一直都对阿尔有好感。
21.在阿尔小的时候恶 趣味地给他穿过女孩子的裙子,但阿尔执意反抗并闹得不行最后只穿了不到一个小时。
22.亚瑟有想过如果自己是人类的话,它和阿尔在那时貌似更像是父子关系。
23.亚瑟其实很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尽管会衰老,短暂的生命,但至少不会再有一个因为人民的关系离他而去的弟弟。
24.亚瑟经常对阿尔的行为感到无语甚至可气,但可笑的是他早已经习惯了。
25.亚瑟每天都会在睡前给小阿尔唱摇篮曲。
26.亚瑟在以前是有起床气的,严重的话会突然骂人,但后来为了照顾阿尔就愣是改没了。
27.亚瑟知道阿尔是AKY,但一直都假装着不知道。
28.亚瑟第一次见到弗朗西斯的时候还以为他是女孩子。
29.亚瑟有时会硬着头皮找弗朗西斯请教厨艺,但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顺便修了厨房,让弗朗西斯有极好的机会给厨房换了好几次装修风格。
30.亚瑟在那个雨天真是痛苦到了极点,即使嗓子喊哑了也喊不停那个坚定的即将独立的脚步。

b站扩列
日常过气,日常求扩列
欸嘿嘿还请注意一下我呢~

【APH】【米英】牺牲

阿尔……
  世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黑了呢……
  如果可以,请呼唤我的名字。
  “亚瑟……”
  阿尔抓着亚瑟的肩膀,强忍着眼泪,
  “我伸出的手指……是几根?”
  亚瑟愣住了,微微抬起头,露出那双无神而暗淡的绿色眼睛。
  我知道我骗不了自己,但说实话,我很想骗过除了我的其他人,特别是在我面前的这个,应该在含着泪的英雄。
  “抱歉……”
  “我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透明的腥咸的泪划过亚瑟的脸颊,他轻轻闭上眼睛,这么小声地回答道。
  “但是我,并不难过啊……”
  他笑着又说,摸索着覆上对方的脸,擦去那悲伤的泪。
   “为什么……亚瑟……为什么要为了我……这样的事……”
  阿尔的眼睛混浊了,不解,自责,痛苦,各种各样的情感被揉在一起,装在心里又好像要支离破碎。
  “只是……希望能够保护你而已,只是希望可以帮到你而已……”
  “有些你不去承认的事情,我都不会忘记,即便你忘了,我也不会去舍弃,你明白吗……”
  亚瑟站起身,装作一副全然无事的样子。
  阿尔,我能看见的只有无比的黑暗,所以,别让我知道你在流泪。
  “我不会明白的。我现在只想要回那个完好无损的亚瑟。”
  阿尔回答。
  “……”
  “走吧。”
  亚瑟牵住阿尔的手。
  “亚瑟·柯克兰!”
  突然一个坚定的臂膀将亚瑟紧紧拥抱。
  “谢谢你……”
  “嗯……”

画一棵樱花树(*∇*)
想象是大片感的,现实是残酷的嗯……_(:з」∠)_
(说实话这素描纸的纸质也是不适合彩铅呢_(:з」∠)_)

【APH】【米英】暖风拂来

夏季的热风并不值得期待,冬天若是有暖风的话便是十分舒适的。
  因为是冬天,更别提是伦敦的冬天,天气并不很暖和,但只要太阳出来了,升得够高,光芒足够耀眼,这时的风便不再是刺骨的北风了。
  人这一辈子,说实话……真累呢,怕是只有温暖的微风可以融化我所有的疲惫和烦恼。
  可惜的是,我已经失去了那一只现在应该会填满我掌心的手。他掌心的温度也如同这暖风一样饱满吧……
  BAKA,我在想什么呢……
  我们明明已经分手很久了了……虽然彼此之间都是迫不得已,但现在他也一定早已受父母的钦定与哪个女孩结婚了吧。
  不可以回想,越想越清晰,越难过,越痛……
  不可以哭,再怎么说我也是男人。
  “啧,竟然……”
  亚瑟的眼睛湿润了,他直直地站在绿叶茂密的树下。
  “真是,真是的,就跟失恋的女人一样,脆弱……”
  亚瑟不加考虑地用力地用袖子抹掉眼泪。
  是啊……
  这件大衣也是他送给我的呢。
  亚瑟在树下的木椅上坐下。
  果然没有办法不想到那个笨蛋。费尽心思,不想想起的时候又总是想起,别人问起的时候又都是反驳,但无论怎样都是无用功。
  打个电话吧,至少他父母还没有强制删除电话号码。
  “诶?”
  亚瑟刚把电话贴到耳边,瞬间就被人拿走了。他自然认为是哪个没有脑子的小偷,于是飞快地转过身……
  “阿尔……”
  “嗯,是我……”
  戴着眼镜的少年,不,男人,还是用那样的笑容回应亚瑟。他已经二十岁了。
  “你不是回纽约了吗,要过来怎么没有通知,你一个人吗,你父母知道我在这里会不会不同意……”
  亚瑟一脸惊讶的表情望着阿尔,只希望不是有什么更坏的消息。
  “亚瑟,再也不需要通知了,我就在这里。”阿尔回答,“啊抱歉呢什么都没有带……”
  “啊我是想说……”
  阿尔挠了挠后脑勺,
  “重新爱上我,可以吗?”
  这家伙也会这样脸红的吗……
  “不反对,但是……”
  “不需要重新,只需要继续,我一直都深深地爱着你,我觉得我非常需要承认。”
  “啊!太好了……”
  无论是怎样的困难,怎样的障碍,只要有两个人的话,就不需要惧怕的吧。我们只想,只想要在一起,仅此而已,很奢侈,也很容易。
  暖风忽然拂过脸颊,吹着头发,有一股同样的温度自我的掌心扩散开,是那只手在紧紧地牵着我的手,十指相扣,所有的思念都凝聚在了掌心。
  永远都不要再分开了。
  太阳很精神。

【原创】【黑化】真我


朋友
你可能不知道
我在你的眼里
大概是 天使 善良的天使
但我还有另外一面
别让我变得疯狂
她会占据我的思想
我不想成为可怕的人
但我承认我喜欢杀戮
别欺凌我
别把我逼上绝路
我有同样锐利的剪刀
可以刺进你的心脏
那些曾经对我不平等的女孩
不知觉之间 她们已经改变了最纯粹的我
真是该死 真是可恶
在我心里 她们早已被我划上红叉
为了和平 为了生活 我不想去追究
但如果我疯了 我将是一个杀人狂
我喜欢一种惩罚 它在中国叫做凌迟
喜欢那种血肉被一片一片割下来的感觉
血管苟延残喘地 虚弱地跳动着
会感到害怕吗 会感到疼痛吗
我会将一切都还给你
希望你的命能硬一些 等我折磨完再死去
别欺凌我
别把我逼上绝路
别做一个坏孩子
否则一切都将是 咎由自取
我会折磨人 更有一张针针见血的嘴
别把我逼上绝路
我是天使 也是恶魔
等到发觉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你已经不配获得仁慈
别欺凌我
别把我逼上绝路
但我实在 没有杀过一个人
所以尽管放心
我是一个好人 虽然并不绝对
我心里的嗜血匕首在银盘子上打转着
但我也会微笑着对你说
“我不会伤害你的……”
“对吧~”

【APH】【米英】做你的眼睛

今天是失明的第二个月第一天,我仍是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我能够感觉到,纽约的春天来了。
  他一直都陪在我的身边,一直照顾着我。
  当小小的蜗牛爬上房檐,当花香已经溢满了天空,我从睡梦中醒来了。
  我似乎已经比较习惯了这种没有光明的感觉,但说实话,还是不想那么麻烦他。
  今天他告诉我是个万里无云的大晴天。
  我想出去走走,想去那片森林里,那是我未完成的想法,尽管我已然不见所有。
  我们出发了。
  丝丝凉风轻拂过我的脸颊,草木香味缠绕在鼻尖上,一切都显得那么静谧。
  “这样的日子,会感到孤单的吧……”阿尔苦笑着看着双眼紧闭的我。“你觉得呢……”我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你不是孤单一人啊……”
  阿尔突然拉住我的手。
  “欸?!”
  “你还有我对吧!这个世界有多么美丽与伟大,我可以做你的眼睛,一起去见证呢……”
  阿尔笑着说。
  “BA……BAKA!我知道的啊!才没有感到孤独呢!”
  真是……突然间的……
  我缓缓抬起头,面朝着我感觉的太阳的方向。
  做我的眼睛么……谢谢你,阿尔,一直以来,都没有抛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