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

黑塔厨,英厨,米厨,腐女,蜜汁写手一只,一点都不高产,擅长写虐和唯美风,如果喜欢我的文章,就请不要犹豫关注我哦~(ಡωಡ) (buni)
b站ID:英国绅士-亚瑟,我在这里有发文也有语c_(:з」∠)_(求关注)

【APH】【米英】暖风拂来

夏季的热风并不值得期待,冬天若是有暖风的话便是十分舒适的。
  因为是冬天,更别提是伦敦的冬天,天气并不很暖和,但只要太阳出来了,升得够高,光芒足够耀眼,这时的风便不再是刺骨的北风了。
  人这一辈子,说实话……真累呢,怕是只有温暖的微风可以融化我所有的疲惫和烦恼。
  可惜的是,我已经失去了那一只现在应该会填满我掌心的手。他掌心的温度也如同这暖风一样饱满吧……
  BAKA,我在想什么呢……
  我们明明已经分手很久了了……虽然彼此之间都是迫不得已,但现在他也一定早已受父母的钦定与哪个女孩结婚了吧。
  不可以回想,越想越清晰,越难过,越痛……
  不可以哭,再怎么说我也是男人。
  “啧,竟然……”
  亚瑟的眼睛湿润了,他直直地站在绿叶茂密的树下。
  “真是,真是的,就跟失恋的女人一样,脆弱……”
  亚瑟不加考虑地用力地用袖子抹掉眼泪。
  是啊……
  这件大衣也是他送给我的呢。
  亚瑟在树下的木椅上坐下。
  果然没有办法不想到那个笨蛋。费尽心思,不想想起的时候又总是想起,别人问起的时候又都是反驳,但无论怎样都是无用功。
  打个电话吧,至少他父母还没有强制删除电话号码。
  “诶?”
  亚瑟刚把电话贴到耳边,瞬间就被人拿走了。他自然认为是哪个没有脑子的小偷,于是飞快地转过身……
  “阿尔……”
  “嗯,是我……”
  戴着眼镜的少年,不,男人,还是用那样的笑容回应亚瑟。他已经二十岁了。
  “你不是回纽约了吗,要过来怎么没有通知,你一个人吗,你父母知道我在这里会不会不同意……”
  亚瑟一脸惊讶的表情望着阿尔,只希望不是有什么更坏的消息。
  “亚瑟,再也不需要通知了,我就在这里。”阿尔回答,“啊抱歉呢什么都没有带……”
  “啊我是想说……”
  阿尔挠了挠后脑勺,
  “重新爱上我,可以吗?”
  这家伙也会这样脸红的吗……
  “不反对,但是……”
  “不需要重新,只需要继续,我一直都深深地爱着你,我觉得我非常需要承认。”
  “啊!太好了……”
  无论是怎样的困难,怎样的障碍,只要有两个人的话,就不需要惧怕的吧。我们只想,只想要在一起,仅此而已,很奢侈,也很容易。
  暖风忽然拂过脸颊,吹着头发,有一股同样的温度自我的掌心扩散开,是那只手在紧紧地牵着我的手,十指相扣,所有的思念都凝聚在了掌心。
  永远都不要再分开了。
  太阳很精神。

【原创】【黑化】真我


朋友
你可能不知道
我在你的眼里
大概是 天使 善良的天使
但我还有另外一面
别让我变得疯狂
她会占据我的思想
我不想成为可怕的人
但我承认我喜欢杀戮
别欺凌我
别把我逼上绝路
我有同样锐利的剪刀
可以刺进你的心脏
那些曾经对我不平等的女孩
不知觉之间 她们已经改变了最纯粹的我
真是该死 真是可恶
在我心里 她们早已被我划上红叉
为了和平 为了生活 我不想去追究
但如果我疯了 我将是一个杀人狂
我喜欢一种惩罚 它在中国叫做凌迟
喜欢那种血肉被一片一片割下来的感觉
血管苟延残喘地 虚弱地跳动着
会感到害怕吗 会感到疼痛吗
我会将一切都还给你
希望你的命能硬一些 等我折磨完再死去
别欺凌我
别把我逼上绝路
别做一个坏孩子
否则一切都将是 咎由自取
我会折磨人 更有一张针针见血的嘴
别把我逼上绝路
我是天使 也是恶魔
等到发觉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你已经不配获得仁慈
别欺凌我
别把我逼上绝路
但我实在 没有杀过一个人
所以尽管放心
我是一个好人 虽然并不绝对
我心里的嗜血匕首在银盘子上打转着
但我也会微笑着对你说
“我不会伤害你的……”
“对吧~”

【APH】【米英】做你的眼睛

今天是失明的第二个月第一天,我仍是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我能够感觉到,纽约的春天来了。
  他一直都陪在我的身边,一直照顾着我。
  当小小的蜗牛爬上房檐,当花香已经溢满了天空,我从睡梦中醒来了。
  我似乎已经比较习惯了这种没有光明的感觉,但说实话,还是不想那么麻烦他。
  今天他告诉我是个万里无云的大晴天。
  我想出去走走,想去那片森林里,那是我未完成的想法,尽管我已然不见所有。
  我们出发了。
  丝丝凉风轻拂过我的脸颊,草木香味缠绕在鼻尖上,一切都显得那么静谧。
  “这样的日子,会感到孤单的吧……”阿尔苦笑着看着双眼紧闭的我。“你觉得呢……”我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你不是孤单一人啊……”
  阿尔突然拉住我的手。
  “欸?!”
  “你还有我对吧!这个世界有多么美丽与伟大,我可以做你的眼睛,一起去见证呢……”
  阿尔笑着说。
  “BA……BAKA!我知道的啊!才没有感到孤独呢!”
  真是……突然间的……
  我缓缓抬起头,面朝着我感觉的太阳的方向。
  做我的眼睛么……谢谢你,阿尔,一直以来,都没有抛弃我。

【APH】【米英】堕落天使

“米伽勒大人,拜托,无论如何……”
  亚瑟跪在六翼大天使的跟前请求道。
  “不行!你可是天使,想自甘堕落吗!”
  天使爱上了恶魔,会是怎样的结局呢……
  “米伽勒大人……”
  “我愿意,即便您把我定为堕天使也没有关系……”
  “真的是这样的吗……”
  “那好。”
  从此以后,天堂在无亚瑟·柯克兰。
  阿尔……我的翅膀变成纯黑色的了呢……
  我可以去到那里了吧,不过我现在,什么都不是了哦……
  不要讨厌我,我一直很努力想要和你堂堂正正的在一起。
  我已经失去了一切,至少……让我如愿……
  我来了,前往地狱,去见你。

嗯……处理美化了一下眼睛的颜色

【APH】【联五轴三】神圣大陆之混沌的狂潮(4)

(四)贸然闯入
  今天可算是没什么事,稍微可以放松一下了呢……
  亚瑟伸了伸懒腰,正准备开始执行自己的红茶爱好时,一朵红玫瑰从窗外刺进来,差点扎到他。
  “谁!”亚瑟转身紧盯着窗户。突然,一个身着深紫色紧身衣的金发男人跳了进来。“你就是魔法师艾利斯顿·柯克兰吧,哥哥我是奉人前来刺杀你的刺客。”那刺客说。“艾利斯顿?唉,果然,他又到处惹事了……”亚瑟黑线,“我并非艾利斯顿,我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他是我的父亲,现在不在这里。”“哈?那他现在在哪里?”金发刺客问。“洛布之森。”“唉,真是困扰呢……”刺客扶额。“我是很了解我的父亲,所以他这次又是惹了什么事端?”亚瑟问他。“具体我也不清楚呢,哥哥我不过是个受委托过来的。”刺客回答。“那么看你跟我没什么瓜葛,就自我介绍一下~”刺客撩了撩头发,“哥哥我的名字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冥族刺客。”“哦,很高兴认识你……我父亲的话,唉……他大概是想在整个大陆被通缉吧,要是被抓起来了,要怎么处置我也是令随便了。”亚瑟扶额。“啊啊,似乎更觉得这次的追杀对象奇怪了呢……不过他儿子看起来倒不是什么坏人……”弗朗西斯想,站起身。“啊失陪呢,我想我该走了。再见~啊还有,你的眉毛很有趣呢~交个朋友吧~”他忽的一下从窗户出去了。“可以啊……喂!不要吐槽眉毛哇!”亚瑟炸毛。“哈哈……”
  噗,因父亲的原因而找上门来的刺客,竟然又莫名奇妙的成为了朋友。说起来,阿尔弗雷德说的那个队伍……也不坏嘛,到时候让大家都聚在一起吧。

【APH】【联五轴三】神圣大陆之混沌的狂潮(3)

(三)北国的呼啸
  “欸欸,听说最近北方那边经常大雪崩啊,山下的人都搬到其它地方去了。”“有人说是有什么可怕的雪怪在制造灾难啊,国王殿下还叫人贴通缉榜了。”“欸?!如果真是那样还真可怕呢……”
  街道都在传着,关于北方大国——埃西利亚最近频频发生的大雪崩事故,还有雪怪什么的说法。
  国王殿下也的确在招聘能前去打败幕后怪物的勇士,赏金不少,揭榜者也不少。
  我也是受国王之命前往埃西利亚的勇士之一。
  亚瑟在雪崩发生的斯雪山附近走着。
  不过我并非是为了赏金,而是自己想来寻求事情的真相,我很好奇,会不会有什么雪怪的存在,因为在我看来应该并非如此。
  “哇……这鬼地方真是冷呢……”一个身着金色盔甲的男人经过亚瑟身边。“嗯?亚瑟,你也来打雪怪啊。”原来是阿尔。“嗯……我的确是受国王之命过来的,不过……你真的认为是什么雪怪搞的鬼吗?”亚瑟问。“嗯?不是吗?!那是什么?”阿尔大呼一声。“我怎么知道……所以才来寻求真相啊。”亚瑟说。“哦……那一起去吧,万一是什么很厉害的怪物两个人也更安全,然后赏金分摊~”阿尔笑着提议。“好的好的我们走吧真是谢谢你了。”亚瑟汗颜。
  于是,亚瑟和阿尔开始了寻找幕后凶手的旅程。
  “看来我们需要到这雪山上去呢,雪都是从顶部滚下来的。”阿尔仰头张望着。“来,坐上。”“干什么?”“送你一程啊!”阿尔回答。“喂喂我不用的……”
  话未说完,阿尔就以异常大的臂力生生把亚瑟拉上了龙背,立刻离地。
   “啊……真是的……”亚瑟无奈地看着阿尔,“这样无疑是增加了危险性啊,你想就死在异国他乡吗……”“诶?怎么会……哇!!”阿尔否认,突然一大块雪砸了下来,吓得他一激灵,还好躲开了。“呼呼……刚才真是好险……差点就要坠落下去了……”阿尔擦了擦冷汗。“唉……别逞强了,停在那块小平地上吧,我送你瞬移上去。”亚瑟捂脸。“啊……好吧,还是小命要紧呢。”阿尔骑龙飞到那个平地上。
  “啊!终于到了!斯雪山山顶!怪物在哪里!我已经准备好了!”阿尔从腰间拔出剑。“等等,等一下,先观察再说。”亚瑟拦住了他。
  “还真是一片狼藉呢……”亚瑟张望着四周。
  从不远处传来了不寻常的动静。
  “阿尔弗雷德……”亚瑟叫上阿尔,“跟我过去看看。”
  两人赶过去。
  只见一个身着长袍的银发男人在那里,挥舞着法杖。
  “魔法师?!”亚瑟瞪大了双眼,“难道这个人就是……”
  接着,那个男人用魔法飞了起来,然后将附近的小山体切断,雪与岩石滚落到山下。
  “哇,怎么能容忍你再这样下去!”阿尔拔出剑,骑上龙坐骑,冲了过去。“等等阿尔弗雷德!别过去!那人看起来似乎不太……”
  “对……劲……”
  阿尔被魔法攻击重重地打在雪地上。
  “喂!没事吧!”亚瑟连忙跑过去。“啊没事没事,这人强得厉害啊……”阿尔艰难地起身。“不,我看他似乎有些问题。”亚瑟说。“问题?”“你先退到远处吧,我来会会他。”
  亚瑟拿出他的法器——魔法书“安德利塔”。
  “藤蔓!”书本高速翻动着,数十条粗壮的藤蔓从停到的书页里冲出来,控制住了银发男人的行动。
  好不容易可以看清男人的脸。
  “什!只是冥族的一个小把式么……”亚瑟愣住了,他看到银发男人的眼里闪着血色的光,但这只是一个并不复杂的控制巫术,冥族巫师人人都会用。“那么普通的净化魔法就好了。”
  亚瑟松了口气,用意念翻动魔法书,念诵着奇怪的咒语……
  “伟大的光明女神欧若拉,”
  “我将深表诚恳,使用你的力量,”
  “黑暗正出现在我面前,我将制裁它,”
  “净化法阵,现!”
  一个六芒星法阵顿时出现在银发男人的脚下。随着自法阵里冲出的绿光笼罩他时,一缕黑烟从他的身体里慌忙逃窜出来。
  “嗯?怎么……回事……”银发男人在昏迷之后睁开双眼,那是非常具有神秘气息的紫色眸子。“亚瑟,不把他解决掉吗?”阿尔跑过来问道。“是敌是友还不清楚,但他刚才无疑是中了一种精神系巫术。”亚瑟解释道。“那他现在是恢复正常了咯。”“我想是的。”“那个……虽然想知道你们是谁,但我似乎更想问一下……”银发男人站起身,“我刚刚是干了什么事吗?”“是的,你被巫术所控制,时常在这山顶制造大雪崩,导致了很庞大的骚动。”亚瑟解释道。“这样吗?!我的朋友们都逃开了吧……”银发男人低着头自言自语道。“那些山下的人是你的朋友吗?”阿尔问。“是的。应该说,这偌大埃西利亚的所有人都是。”银发男人看向远方白茫茫的天空。“啊,忘记介绍一下自己了,我的名字是伊万·布拉金斯基,精灵族魔法师,同时也是埃西利亚国的守护者。”伊万又说。“哦!真厉害呢……要加入我们吗,我打算组成一个八人的队伍,为着在这片大陆出现危机的时候共同抵抗邪恶势力~”阿尔眨了眨眼睛。“那这样,你们就是我的朋友了吧~”伊万问。“嗯嗯。”亚瑟点头。“那好啊,不过伊万要好好保护我的朋友们呢~”“啊啊,才不要你保护呢!”阿尔跳了起来。“呼呼~”
  于是亚瑟和阿尔也向伊万自报了家门。
  果然这件事跟亚瑟猜测的一样,根本就没有什么雪怪,反而结交到了新的朋友,往后也会是一个优秀的战友吧。
  “啊……亚瑟,不知道为什么……”阿尔搓了搓冻僵的手,“伊万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坏人,但看着他的脸总有一种莫名的不爽感,奇怪……”“欸?阿尔弗雷德是在讨厌我吗……”伊万笑着问他。“啊啊啊并不是,不算是吧。”
  什么啊……这样真实的战栗感……

【APH】【米单人向】极乐鸟

小鸟啊小鸟,带我走吧……
  那是一个湿冷的阴天,阿尔弗雷德在昏暗狭小的房间里独自发呆,时不时踮起脚看向外面灰白色的天空——透过那小小的窗户。
  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就像用来囚禁犯人的牢房一样,墙上有用石子歪歪扭扭刻出的日历,阿尔就靠着这个知道日子的流逝。
  紧紧封锁的门外是一群无比可怕的科学怪人,阿尔就是被他们抓进来的。
  但阿尔并不是很清楚他们究竟要做什么实验,只是非常明白自己,等到时间到的那一天,就必死无疑了。这里已经死过数不尽的孩童了,都是实验的产物。
  偶尔在铁窗户那里,有小鸟停在那里。就有那么一只,它常来我这里,我也与它十分熟识。
  如同平日一样的未能逃出的一天,那只美丽的小鸟又出现在窗户那里,这次它索性跳了进来,跳到了我的手背上。
  红色羽毛里掺着一丝丝金色,眼睛里是那种最清澈的天空的颜色,本也是阿尔眼中的颜色,只是被囚禁过久了,眼睛也暗淡了。
  “小鸟啊小鸟,多希望能像你一样自由自在地飞向蓝天……”阿尔呆呆地看着在自己手上跳来跳去的小鸟,“我在这里不知不觉已经呆了一年之久,今天就是我八岁的生日了,你觉得我能不能活过今天呢……”阿尔自然听不懂鸟的语言。“我猜你一定会祝福我的吧!”阿尔像是自我安慰地笑了笑。“如果真有天堂那种地方的话,到了最后,你可以带我去吗?啊,我又说不好的话了呢……”阿尔转身看向外面的蓝天。
  鸟儿从他的手中飞走了,自由自在的,不带迷茫地投进蓝天的怀抱,直到仿佛融进了那一朵朵云里。
  阿尔直直地站着,面向着窗户。
  其实他早就知道,今天就是那一天的,已经没有时间可以逃避了。
  慢慢地蹲下身,大颗大颗的泪水打在水泥地板上……
  即便是到了这种时候,也想要出去啊,就像你一样,没有拘束,没有限制地飞翔在蓝天……
  脚步声逐渐逼近阿尔。
  他们来了呢……
  阿尔自小小的窗户向外望去。
  小鸟啊小鸟,就在这最后的时刻,带我走吧……
  铁门被打开了。
  泪水全都凝固在了眼眶里,阿尔紧咬着干裂的嘴唇,任由男人们将他拖走,向着实验室的方向。
  他们往阿尔的身体注入各种药水。
  意识逐渐模糊了呢……
  (1,2,3,4……)
  (1,2,3……4……)
  (1……2……3……4)
  (1……2……3)
  (1……2)
  (1……)
  生命已然停止回响。
  小鸟啊小鸟,我这是死了吗,我什么都看不见啊……
  正当阿尔要完全绝望之时,眼前的一抹红色惊醒了他的灵魂,他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轻,轻得渐渐离开了地面……
  极乐鸟带领着他的灵魂,越飞越高,冲破云层,到达圣洁的天国。
  在冰冷实验台上,在众人的注视下,男孩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但他的脸上却挂着幸福的笑容,他的愿望实现了,美丽的极乐鸟会带他去到怎样的地方呢……